扫码手机阅读

谍战:我在敌营十八年

作者:不如安静 | 分类:军事 | 字数:43.2万

第三十八章 他们在研究什么?

书名:谍战:我在敌营十八年 作者:不如安静 字数:2753 更新时间:2024-07-11 12:26:31

月色照耀下,一个个冒充死囚的原北满监狱囚犯全都塌着背、低着头从卡车上走了下来。

他们冤啊,要不是典狱长说冒充死囚之后马上就能释放,哪至于会有今天的局面……

当然了,更冤的是那些真正的死囚!

许锐锋已经答应放他们了,只差这帮死囚说几句大老爷们听起来都觉着恶心的话,在这深山老林了矫情一番,说‘许爷如同再生父母,大恩大德永生铭记’就可以昂首阔步奔向自由,谁知道这时候林子里会钻出来小鬼子。

要是知道会碰上这一幕,恐怕这群死囚宁愿当一回无情无义之人,只要许锐锋张嘴说放人的那一秒出现,便会立即撒丫子在树林里狂奔。

“快点、快点!”

车下的日军在用枪把用力敲击着卡车车斗,‘嗵嗵’的声音宛如催命鼓,让人心烦意乱。

四宝子机警的看着四周,趁所有日军都在紧盯着囚犯时,他赶紧往怀里塞了不少开山炸药,弄得就跟罗锅长反了似得,前挺后撅。

“宝哥,你弄这干啥?”旁边几个熟悉的死囚问了一嘴,四宝子压低声音回应:“万一这回有命进没命出了呢?”他脸上的凶相十分明显,这是要临死前多拉几个日本子当垫背的。

听闻此言,那几名死囚也敞开了往衣服里塞,弄好一切后顺着人群走到最中间,直接进入了房间。

嘡。

铁门关闭的声响传了过来,紧接着是插门上锁,他们就跟已经彻底暴露一样,齐刷刷回头看着门口,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爷!”

黑暗中,四宝子走到了许锐锋身边,他应该是想问问下一步该怎么办,可此时,老许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门外,日本兵的汇报声传来,老许掐着小护士的脖子一用力,那小护士被掐的‘哽叽’了两声后,他才问道:“这帮玩意儿说什么呢?”

小护士翻译道:“说是北满宪兵队打来了电话,声称城内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铁路署的三木少佐遭到了乱民袭击,北满监狱、城门处分别传来枪响,具体情况目前正在调查之中,让天王山的人一定要紧守,千万不能让资料外泄。”

“天王山由此发射了信号弹,召回了在外搜索入侵者的全部日军,幸好之前入侵者进来时,资料库并没有发生失窃。”

“而天王山上的驻军正在积极联络宪兵队特高课,询问是否有北满监狱的人运送死囚上山,把我们关在这儿是等待身份核实。”

身份核实?

许锐锋看了一眼这个漆黑的房间,这间屋子他来过,正是之前利用密道进入地下的那间屋子,唯一的不同是,日本人似乎已经发现了密道,并用一天的时间将密道入口用铁板彻底封住、焊死,想要再从此地进入密道已经不太可能了。

“许爷。”

四宝子坏笑着拽开了衣服,衣服内,满满登登开山炸药让老许眼前一亮,可有关于暗道的秘密他却始终没说。因为此时一旦使用了炸药,这满山寨的日本兵都将会将自己这些人当成目标,从一直排列到半山腰的队伍来看,这起码得有几千日军,就算是能炸死几个,等后续部队上来,不还是死路一条么?

“再等等。”

老许下了决议般说着。

就在此时,门外的日军又开始交流了。

“山上队长,久石让教授不肯从地下室内上来,还说他的实验已经进行到了关键阶段,还需要一点时间。”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

“问题是久石让教授的研究是得到了陆军总部特批的,如果这项实验研究成功了,将会对我军的医疗事业起到至关重要的帮助。”

一阵沉默……

“山上队长,久石让教授还说,他的试验品不够了,希望我们尽快联络北满,将试验品送来。”

那一瞬间,许锐锋似乎感觉到有人隔着铁门正在关注着这个房间。

“北满特高课联系上没有?”

“报告长官,已经联系上了,但是,特高课的人说,宫本课长如今正在北满监狱督促关于死刑犯运输的事宜……”

这一秒,许锐锋有如神助!

几乎所有事情都打在了至关重要的节点上。

紧接着,脚步声仿佛踩着许锐锋的脉搏跳动的节奏传来,门锁被拽动的声响随即出现。

咔嚓。

门锁被打开了:“只有你一个支、那、人么?”

他想的是什么许锐锋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但此时此刻也只能点头哈腰的说上一句:“还有那些死囚。”

日本人笑了:“这里从来没有走出去的死囚。”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宣告着死囚的命运,实际上,却是在表明了要对许锐锋杀人灭口的决心!

老许故意吓的浑身颤抖,可那名军官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你领着他们把试验品送下去,记住,千万要催促久石让教授尽快结束实验,等天亮以后我们恐怕就要将整个实验室转移到北满城内了。”

他已经不避讳老许的说出了秘闻,这不可能是一个中国人能听的内容!

他们要跑。要从深山老林的安静之地搬入北满城重兵把守之中,因为当入侵者扰乱了天王山上守军的神经,北满又出现了乱象,这对于保存了无数至关重要资料的实验室来说,是十分危险的,他们只要在驻军守护之下才会感觉到安全。

“请各位跟我来。”

在那个穿着白大褂的日本兵引领下,许锐锋终于从正门进入了那排房屋之中,一进门,如同牢房一样的墙壁裹挟着阴冷气息直冲面门。

此刻,若是老鹞鹰还在,肯定会说这房子怨气太重;若是有地质学家赶来,估计会说是地下室湿气上涌。可不管怎么说,这股扑面而来的凉意是那么让人不舒服,不舒服的直想打寒颤。

巨大的密码锁门前,日本兵说了一句:“都转过身去。”

在老许的带领下,所有人都背冲着这道铁门时,他才缓缓转动了密码锁旋钮,将铁门打开。

下一秒,旋转楼梯顺着墙体边缘向下延伸,一名死囚没忍住的说了一句:“这不是十八层地狱吧?”

一时间,连四宝子在内的所有人都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恰逢此刻,下边一声凄厉的喊叫传来:“啊!!!!”

四宝子猛一哆嗦,他记得当年抢码头时,亲手剁下了一个人的手指,人家也没喊的这么渗人过。

穿白大褂的日本兵冲四宝子一低头,嘱咐了一句:“请约束好手下。”

四宝子也听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只能胡乱答应一声:“嗨!”

现阶段,他身上的高官衣服比许锐锋的警服好使。

一行人顺着楼梯向下走了过去,走到了第一层,一张张被白布遮盖着的床布满了整个房间,明眼人谁都能看出这些都是死人,活人谁也不会盖住脑袋。

行进间,当许锐锋走到此处时,一张床上的尸体仿佛没死透似得突然抖动了一下,身旁那个死囚下的往后一躲,直接撞击在了楼梯扶手上——哐!

脸都白了。

这要是没有楼梯扶手,估计他能直接掉下去。

再往下,疯疯癫癫的女人坐在实验室蓬头垢面,这个女人许锐锋上次来的时候他见过,也想将其救走,可对方已经被吓破了胆,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现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她,形单影只。

继续向下,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围着一张床忙碌着,当人群走到此处时,那个日本兵说了一声:“请等一下。”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后,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房间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手持锯条切割下了一个男人的手臂,那个男人被胶皮条捆绑在病床之上不住挣扎,之前凄厉的喊叫声就是他发出的。

当手臂被锯下,这个浑身是血,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捧着手臂走向了另一张病床,他再给一个失去了士兵的家伙缝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