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阅读

清谷遁甲录

作者:茶渍 | 分类:历史 | 字数:72.1万

第二百二十三章:梦回夷陵

书名:清谷遁甲录 作者:茶渍 字数:2969 更新时间:2024-07-11 12:25:36

策府准备撤退,营中忙碌起来,但路镇山自从上一阵没有击溃策府,一时有些失落,竟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发觉。三山军斥候连番来报,告知策府大营有所异样,他才惊醒察觉,但已是第二天正午。路镇山起初以为是策府要主动出击,但斥候们禀告,对方营中军士列队,大批辎重就地破坏。这时,路镇山才想到,策府、锦帆军、烈火军团是要撤退。他想了一阵,暗道不好,策府必定是要回军会稽去平定南部部族之乱,赶紧就叫来穆惺正、丁严、潘岭千,吩咐他们率军出击,绝不能让对手撤离皖口。

众笑亦是发现了莫不语他们想着撤退,他绕开西城门,溜进皖口,告知折路,策府要撤。

折路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即刻带人赶到城门附近,策府就此离开,必定和南部战事有关。这样一来,就算三山军能直取临城、宣城,但最后到了建业,遇到策府主力,依旧是一场苦战。此刻决不能放任他们安然撤去,必须要牢牢拖住,给南面部族争取更多的时间。

周柏的目的是要找莫不语报仇,但刘一罡一直在策府大营,他也没什么机会,就远远盯着对手。本也不着急,可见到策府有撤退的打算,这让他有些急切起来,莫不语一旦离开了皖口,那么之后想要杀他的机会,就更渺茫了,他犹豫着是否要冒险一击,决定先跟着策府一段,伺机而动。

莫不语的动作极快,决定撤离后,就吩咐军士们开始撤出了大营。几乎是同一时刻,刘一罡、尉无衍、张锏三人来到了城门附近,他们率先点起了桃木。一见桃木燃起,折路和风邪就和一众手下快步下城,要突破出去。

穆惺正、丁严、潘岭千已出营准备堵截策府,刚到半途,就发现了城门附近燃起大火,三人知道这必定是策府撤退前的安排,以防折路来追堵,就吩咐军士们加快行进。走了一阵,只见白赞和一队策府骑兵在前路等待。双方没有多言,穆惺正即刻让三山军上去冲杀,势必要最快速度解决白赞和这队骑兵,前去拦下策府主力。

莫不语、林平辉、解震铭三人和天剑山庄苏一宁一众已率主力开始撤去。俞妮儿、王平耀也带着临城军出发去向临城。孙林让尉清悦跟着莫不语他们一行先走,自己则和袁一尘开始在军士身后布置烈火屏障。

白赞清楚自己的任务是要拖延,他下令骑兵们也不硬抗对手的冲击,避其锋芒,不断骚扰。丁严和穆惺正极为头疼,策府的骑兵冲一阵就撤,聚拢后又在两侧频繁骚扰,三山军疲于应付,行进一阵,就被打断,成军阵后准备反击,又被骑兵拉开距离。一时间,又不能聚众围歼,又不能放任不理。穆惺正见状,就让丁严和潘岭千带大部分人前去追击,自己领着两队军士留下,准备拦下白赞。

路镇山收到前方来报,已全然清楚策府、锦帆军、烈火军团的撤兵部署,他极为愤怒,就亲自领兵出来。

皖口城门外,桃木燃烧了一阵,风邪就和折路手下催动尸气涌出,刘一罡、尉无衍、张锏三人眼见尸气和桃木纠缠交错,也不理会,静待折路一众出城追击。

折路忌讳刘一罡,只能让尸气缓缓吞没桃木,再随着外涌的尸气前来,行了一段,毕竟尸气旋涡在城内,不能长距离保持,青木尸气愈来愈弱。折路吩咐手下赶快去找虞四,让其不顾一切带着傀儡们去拦下策府,尽量拖延至三山军赶去。

刘一罡和尉无衍见到尸气已停滞在不远处,但一直没见折路一伙出来,有些纳闷。刘一罡对尉无衍淡淡说道:“折路、断修、周柏、风邪就此罢手了?”

尉无衍看了一阵回道:“应该不会,三山军已出营,折路应该会配合路镇山行动,我们再等一阵看看。”

张锏耐着性子,将阔剑插在身前,双眼紧盯着尸气,突然说道:“难不成那些人不在城内?”

这话让刘一罡和尉无衍有些触动,自从尸气外涌,他们隐隐的确是只见到了风邪和折路,并没看到断修和周柏,难不成两人已追向了莫不语他们。

尉无衍暗道不好,就对刘一罡说道:“刘兄,我和张锏赶紧去追策府。”

刘一罡点了点头,尉无衍和张锏立刻转身离开。

路镇山率军出来不久,就见到了白赞和穆惺正缠斗在一块,他没有犹豫,知道这是一支断后的军士,就让手下不用理会,全军去追敌军主力。

白赞见到路镇山亲自率大军来追,他叫唤骑兵们聚拢后撤,凭借骑兵机动性,再去下一地点堵截。穆惺正决意不让白赞就此撤去,吩咐手下军士追上去,两军一退一追,渐渐拉开了距离。

折路见到只剩下了刘一罡一人,他和风邪就悄然从尸气中走了出来。刘一罡静静驻足原地,看到两人,周身泛起了剑光,风邪也是聚起了气劲。折路在一旁,看了一眼远处策府撤离的方向,强作镇定道:“刘庄主,剩下你一人,怕也是难以抵挡我们吧。”

“你可以试试。”刘一罡语气冰冷回道。

“策府要回会稽?”折路却是突然提到了策府的去向。

“我不清楚,只是你们要离开这里,就要先过了我这关。”刘一罡说完,盯住了风邪。

风邪单手凝出了黑气,向着折路靠近了一些,准备出手。也就在这时,刘一罡双眼微睁,周身的剑光齐出,全数飞向了风邪和折路。

折路见刘一罡如此坚决,他只能是和风邪一般凝起了黑气,迎面拍向来势汹汹的剑光,风邪在一旁,也是一道出手,两人合力挡住了剑光。刘一罡没有停歇,他稍稍后退了一步,双手一划,瞬间,两道剑轮显现,分别撞向了风邪和折路。折路知道不敢托大,他快速后退了几步,对着风邪道:“回尸气阵。”说罢,两人同时使出了乱花渐入,极快的撤在了尸气阵中间。

刘一罡见状,他并没追上去,但心念彭一偱的仇,双掌迅速挥动,摆下了一层剑网,一掷而出,直接飞入了尸气阵。折路和风邪见状,叫上周围的手下,赶紧避开。剑网撞上尸气,一阵阵气浪炸起。九黎一众,无奈之下,只能再度退后一段。两方对峙着,刘一罡没在进攻,只为拖延。

莫不语、林平辉、解震铭三人带着军士们快步撤去,周柏亦是在不远处一路跟随。

丁严和潘岭千追的快一些,就在策府、锦帆军、烈火军团身后,孙林和袁一尘已发现对方前来,在必经之路上布下了烈火屏障。

路镇山亦是跟在丁严身后,穆惺正则在一侧追击白赞。

凌晖去向了西魏之地,居然遇到了正要回部族半义和闻洙。

冯荀知带着华仪蔚和叶沁,正赶来皖口。

宇文归,北榜武榜第一,一进入九江港就引起了韩图乙的注意。

建业城中,陆翊群一直在等待文帝追寻九黎名切、北猎的下落。

兵部府衙,污衣道人、王嵩,一直护卫在宣侗身边。

断修带着莫六去向了西魏,肖仲覃依旧在东越附近追查凌晖下落。

启道人回到三清观,南楚王室就有人前来拜访,商量了一阵,启道人带着弟子去向了成都。

高寰带着石落回到白马城,但高家家主却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茹苇儿一直就在在皖口附近,没有离开。

交生待皖口城内安静了一切,偷偷出现,面对满城尸气,有些木然。

叶证赶到会稽,趁乱进城后,得知对手是名女子,他极为吃惊,但交手后,发现这名被称为黎姑娘的女子,颇有手段,一时也没对策。两军僵持,叶证和萧承死守会稽城。

北秦、西魏、南楚三国面对东越再一次异动,都开始了部署。钟旭、曾天霖、袁木头、熊震、项衡宇、蒙桀、骆坤都开始被调动起来。

十年后,夷陵关,莫不语周围大火愈加猛烈,他终于停下了回忆。九黎、东越、清谷,北秦、南楚、西魏。莫不语看了一圈四周,竭力站了起来,一言不发。似乎已是在等待大火将自己吞没。但不远处,却是突然出现了两支军士,一支骑兵,一支重盾军士,正在竭力扑灭大火,想向莫不语这侧赶来,

莫不语定睛看去,两军领头的人正是张锏和袁木头。他微微一笑,大火已近在咫尺,他们已是赶不及救下自己。

但就在这时,一名男子周围散出淡蓝色卦印,竟是抵挡着熊熊火焰,走了进来。

莫不语看清来人,淡淡笑道:“孙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