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阅读

大明成化:朕就是昏庸之君

作者:五与六 | 分类:历史 | 字数:24.9万

96.要么忍,要么狠

书名:大明成化:朕就是昏庸之君 作者:五与六 字数:2357 更新时间:2024-07-11 12:24:53

朱见深:“张敏说的有理,眼下正是荆襄叛乱狂躁之时,朝中有李卿和商卿,愿两位卿家替朕处理朝中琐事。”

闻言,站在殿外的李贤便直截了当地回绝:“臣以为,荆襄叛乱,朝廷大军终可平复。

为防止出现其他差错,陛下还是坐在京师等候佳音。

若陛下让臣与商学士理政,臣便告老还乡。”

朱见深知道李贤不会告老还乡的。

荆襄流民只是时间问题。

连连点头:“既然李学士提出要告老还乡,那你觉得商学士担大任,是否合适。”

这……陛下意思是让商辂来顶自己的位置,做首辅!

李贤此刻有些迟疑。

陛下难道不该挽留自己,这怎么不是自己所想。

李贤无奈,只好将当初朱祁镇执意亲征,太监王振盲目支持,导致京师之危的所有事情叙述一遍。

最后道:“臣并不眷恋功名,任职内阁只求报效陛下皇恩,先帝临终时托臣辅佐陛下,臣不敢忘记。

朝政大事,陛下自有定夺,只是亲征荆襄之事,臣擅自议论,此行实乃昏庸之举。

因此臣问陛下,为何明知土木堡之变,还要亲征荆襄?”

朱见深明白了李贤的意思。

意思是我奉先帝之嘱托,亲自辅佐陛下,不会离去,但是陛下明知道都有土木堡的危害,还不长脑子的要跑去荆襄,到底是为了什么。

朱见深故意看眼张敏,这眼神被周太后和钱太后,万贞儿,以及王皇后四人看到。

都以为张敏在挑唆。

周太后看向王皇后道:“皇后就是这般纵容你宫里的人蛊惑陛下?御驾亲征可是大忌讳。”

“臣媳有失。”王皇后平平静静地回答。

怀恩连连点头,“太后娘娘所言奴婢赞同,张公公,陛下纵然喜欢排兵布阵,但你也不能挑唆御驾亲征。”

张敏没有吭声。

眼角余光瞥了眼怀恩,心里琢磨着想,阉人怀恩,竟然趁机会在我前面捅刀子,轮到我做好人那天,有你受的。

朱见深良久不说话。

商辂上前一步在殿外道:“今天满朝文武都来劝陛下不要亲征,纷纷跪在外面,陛下到底为何要亲征,也得告诉我们原因。”

干清宫殿前广场。

干清门外的宫道,今天都是跪满大臣。

商辂召集传播消息的速度,朱见深猜的很准。

白圭没有劝谏,他昨晚被李贤一番话教训后,一直在悟道理。

李贤和商辂昨晚告诉他,陛下是九五之尊,虽说有些法子不靠谱,但只能劝说引导,而不能忤逆。

只要陛下高兴,大明的事情那就好办的多,事情好办,百姓就好,天下就好。

他们的官儿就做的稳,只要不涉及利益,陛下怎么闹,他们都可以宽容对待。

有些事,不必要辩个公正,不必辩个黑白分明,等白圭上了年纪,就知道了。

白圭一直在回想这些话,以至于这会儿站在商辂和李贤身后,也没想好劝说措辞。

朱见深道:“既然李学士和商学士如此诚恳,那朕也说说。

朕想去荆襄一来是为了流民,二来是朕近来很累,想要体验下朕之前总结的战术,所以才想亲征荆襄。

若是你们能替朕解决这个问题,朕愿意打消亲征荆襄的念头。”

闻言,李贤心里一松,原来是因为这个,第一件事劝说就好,

担心流民叛乱是正常的。

第二个要找地方实践战术……倒是有些难度。

商辂站在殿外想着,只要陛下不亲征,那就什么都好说。

满朝文武,真的是怕了当年的土木堡之变。

若是他们的陛下被荆襄流民抓去。

那大明怎么办。

难道又要找个王爷来?

这绝对不行,太伤大明气运。

见李贤和商辂不言语,朱见深便说道:“若是没有办法,那朕……还是要去荆襄亲征的。”

白圭道:“陛下,不然臣让兵部在京师校场演练,模仿敌寇和大军作战如何?如此一来,陛下便有了可以实践战术之地。”

“不妥。”张敏摇头:“京师校场近来在挑选精锐,陛下怎能占据,再说陛下不能天天去京师校场。”

怀恩道:“陛下,奴婢有个办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商辂与李贤同时看向怀恩。

只盼他能说句人话出来。

“陛下,可以在西直门外建一个演武堂,容纳八九百人,平日里可以再此处实践战术,如何?

或者在武试的大殿,御苑也可,太宗当初也再那里骑马射箭过。”

怀恩说完,众人并没有说话。

商辂和李贤看着怀恩。

他们在怀疑,这是不是陛下自己设的局,跟怀恩在演戏。

因此一时半刻,并没有赞同,也没有什么否认,而是观察起来。

朱见深看了眼商辂和李贤。

这两个家伙在怀疑。

怀疑是不是自己跟怀恩演戏,故意让怀恩说出这个。

毕竟在西直门建演武堂,也是需要两三年的,甚至需要一笔银子……

朱见深继续说道:“怀恩此法固然好,但是朕不愿意,亲征而已,流民朕随意便可以扫平,就不要再劝!几位爱卿退下。”

这时张敏道:“陛下,早膳都快要凉了,先用膳吧。”

商辂和李贤几人只好道:“请陛下先用膳,臣暂退。”

朱见深道:“你们好好考虑考虑朕亲征的事,下去吧。”

看到坐在殿内的周太后和钱太后两人, 朱见深道:“母后,朕也为你们与皇后准备了早膳。”

说完也不管周太后她们吃不吃。

示意内侍传膳。

钱太后严肃:“皇帝,哀家不愿过问朝政,咱们就来说说家事,你若是喜欢军务,大可在京内,为了你的战术而亲征,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阿深,母后知道王臣的事情,母后做的不对,但是你该想想,你子嗣单薄,一旦亲自去荆襄,万一……被叛民抓去,皇位不保!”

当年天顺帝做的糊涂事,她断不能让这事在儿子身上重蹈覆辙。

朱见深不说话,只是接过王皇后的粥,随后低头喝着。

关键是他也想顺坡下驴,但商辂和李贤实在是不松口。

毕竟是怀恩提的法子。

平日里怀恩可是自己的人。

商辂和李贤怀疑这事儿。

周太后看了眼站坐在那里安静平和的王皇后,没了半点用膳的心思,心里有火。

“本宫说说家事吧,若是放在百姓家中,妻子小妾那是要规劝自家夫君做事的,皇后的贤惠,本宫是一点儿也没有看到。”

朱见深看眼王皇后。

她从一开始只是附和着安慰了周太后几句,但一直没有劝说朱见深任何关于亲征的事。

朱见深还以为张敏把这件事的缘由告诉她了。

但张敏的眼神又告诉自己,这事没有告诉任何人。

到了这会儿,也不重要了。

只希望怀恩在文渊阁能说动商辂和李贤,打消他们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