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阅读

阴冥鬼夫情难禁

作者:柒泡泡 | 分类:游戏 | 字数:64.7万

第三百一十四章 落幕

书名:阴冥鬼夫情难禁 作者:柒泡泡 字数:2049 更新时间:2024-07-11 12:23:55

婚后,我和梁其琛就退居二线,公司的事情交给了猎头公司解决,把大部分的时间留给彼此。

柳潇潇总是嘲笑我,年纪轻轻的就提前过上了养老的生活,但是实际上,自从孩子出身之后,无论是飞哥还是柳潇潇,对于工作都没有那么的拼命了。

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而已。

“所以你什么时候,也生个孩子出来?说不定我们两家还能够结个娃娃亲。”柳潇潇靠在沙发上面,怀里面抱着一个软软的小家伙。她生的是个女儿,可以说是心想事成的。

柳潇潇向来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丫头,应为儿子真的是太调皮了,柳潇潇又是一个暴脾气,估计两个人凑在一起会格外精彩。

“这种事情总是要顺其自然不是吗?”我对于这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执念,我和梁其琛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因为将魂镯的原因,我的体质已经和人类有很大的差别。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我的寿命得到了延长。我不知道我死亡的期限会是什么时候,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无论多长的时间,梁其琛都会陪在我的身边。

正和柳潇潇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通之后,整个人都有一些迷茫。

“怎么了?谁的电话?”柳潇潇看我脸色奇怪的样子,有些不解的开口询问,似乎不知道什么人能够让我露出这么不冷静的表情。

“是舒悦的电话,说是想要见我一面。”我有些奇怪,完全不知道舒悦是什么意思。

当初我和柳潇潇结婚之后,舒悦也如愿所长的嫁给了杜易安,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就再也没有关注过了。我和杜易安之间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从此之后就是陌生人而已。

“说起来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舒悦和杜易安离婚的事情?”柳潇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语气里面多了几分的诡异,似乎在猜测舒悦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对于娱乐圈的事情,关心的格外少。

按照舒悦的性格,好不容易得到了杜易安,按道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放手啊,怎么会轻而易举的离婚?

“虽然不知道舒悦是怎么想的,但是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去见她吧。”柳潇潇不赞同的看着我,语气里面带着几分的警惕。

“她当初都能够找人制造出来车祸现场,现在不一定会做出来什么呢。”

“放心吧,她现在没有理由和我过不去。”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该结束了,我和舒悦之间的恩恩怨怨,的确该画上一个句号。

“我就知道,你总是会招惹上麻烦的,我叫杜飞陪你一起过去。”柳潇潇还是不放心,微微皱眉,拿过来电话准备给飞哥打电话。

“不用了,我让梁其琛陪我过去就好,不用麻烦飞哥。”我摇了摇头,阻止了柳潇潇的动作,打了一个呵欠,拿起来手机准备离开:“好好休息,我先过去了。”、

“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了!”

我看着面前的女人,心情格外的复杂,当年见到舒悦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高傲的样子,以至于让我没有办法和面前这个看上去显然憔悴许多的女人联系到一起。

“怎么?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感觉到很高兴?”舒悦抬头看了一眼我,语气里面多了几分讽刺。

这口气,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啊。

“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坐下,看着面前的人,一字一句的问这:“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 ,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

“我和杜易安离婚了。”

“这件事情我刚刚听别人说了,不过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点了点头,舒悦叫我过来该不会真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吧。话说这个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以前,我真的很嫉妒你,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地方好,为什么会让那个男人念念不忘的。”舒悦看着我,语气里面带着几分的嘲讽之意。

我倒是没有生气,应为我能够感觉的到,舒悦口气里面嘲讽的语气,并不是朝着我来的。

更多的时候是在感慨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已。

“所以我把你当作敌人对待,知道现在才发现,真的是错的离谱,不属于你的东西,无论怎么去争,怎么去抢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你明白就好。”我点了点头,现在想清楚也不算晚。

“当年那件事情是我做的。”

“我一直都知道。”我知道舒悦指的是什么事情。

“你从来没有想过报复回来吗?”舒悦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似乎不明白我的想法。

“报复?就算是我什么都不做,你现在不是也尝到苦果了吗?”我浅笑看着舒悦,我没有那么的善良,能够原谅舒悦当初的所作所为,但是看看现在的舒悦,似乎就算是报复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说的没有错,如今的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自作自受啊。”舒悦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眼泪顿时涌了出来,有哭有笑的样子,看上去已经癫狂。

“以后,好自为之吧。”我叹了一口气,说不出来心里面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拿着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刚刚起身,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梁其琛,阳光之下的男人,温柔的像是一张画卷,有些不真实。

“怎么了?为什么这个样子看着我?”梁其琛浅笑出声,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伸手把我搂在怀里面,语气里面满是关心。

“没事,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足够了。”我的眼底染上几分笑意,被舒悦勾起的几许低落也消失的干干净净,只要面前这个人还在,那么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我不会再离开,永远都不会。”梁其琛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目光没有分给任何东西,陪着我离开了咖啡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