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阅读

黄泉罪

作者:洛炎、 | 分类:游戏 | 字数:178.5万

白峰外传:第二卷 第十二章 轮回之境

书名:黄泉罪 作者:洛炎、 字数:2196 更新时间:2024-07-11 12:23:09

横断山脉已经是大雪纷飞,很难爬。我已经回到了地球,虽然有着通天彻地之能我也不能用……我怕引起太大的轰动,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大型洲际导弹,即使是成帝,大成判官也无力抵抗。

我舔了舔已经结冰的嘴唇,有些苦涩。茫茫横断山脉,云缭雾绕,林海之间,白茫茫一片,时间久了产生了几次雪盲……差点从悬崖绝壁下摔落。

我走的很累,几乎没什么路可走,胡乱穿行,一直爬着。

wWW тTk án c○

途中遇到了一些野兽,野猪,狗熊,獾猪等,它们雄踞一方,等待着猎物的出现,见到我,没有一只野兽敢出来,退回到洞中匍匐。

森林尽头,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赤地,其间一座座石堆隆起,被雪掩盖,宛若一座座新坟,撒了新纸冥币。

地上偶尔有一两堆枯骨,这就是传说中青木崖鬼族,不,应该是横断山脉鬼族的尸骨,鬼族为了不暴露,死在野外的族人尸骨肯定要收回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变故,尸骨居然没有收回。

鬼族的尸骨随着深入而增多,一具具枯骨倒在雪地里,雪花落在一张张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脸上,勾勒生前容颜。

茫茫白雪地里开着一朵朵不知名的花,无比绚烂,和那一张张鬼脸映衬,形成一幅诡异的画面……

地上一双脚印延伸向远方,最后消失在悬崖前。

悬崖上,一条红绫下垂,磅礴大气,在雪中不沾一片雪花,飘在树木之上,笼罩一方世界。

我到目的地了。

那条红绫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不过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和李丹有关系么?

“你终究还是成帝了,不过你同样没办法和她在一起。”一道悠悠的声音从地下传来,我认识这个人,不死的范家大小姐,在我未成道时给我下了轮回蛊……

“他不仅成帝了,更是宗师级别的大成判官,我们奈何不得他啊。”不是人的周家老太婆从地下钻了出来,抖去一身白雪,看不清身影,容颜。

“那就让他去吧。”范家大小姐说,“我死在他手上几次了,仇恨也该解了。何况大帝该不屑于和我们计较了。”

我没有理会这两个人,一个是不死的,一个不是人,根本没必要计较。

我踏着白雪,一步步前行,到了红绫前,伸手一把扯了下来随手扔进了茫茫林海中。一个黑色洞出现在悬崖上,我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脚印的雪地,而后进入了横断山脉。

深处,并不黑暗,两侧都有长明灯,通明如昼。

尽头,有一个人,被很多铁链锁着。一边有一头雪白的猿,趴在一个被磨得光滑的石台上,正在打盹。

地上摆着两个石质盘子,一大一小。里面有食物残渣,虫子,死老鼠,一些腐烂的水果。

就在这个时候,从通道两侧的一些黑暗支路里跳出了一些雪白色的猴子,狗熊,老虎,狮子,拦住我的去路,对我咆哮不止,尽力阻止我前进。

“乱古,彝族大帝让你们保护他?”我看出了一些端倪,淡淡地说。他们两人知道的很多,和韩翎皓一样,可是后者,却什么也不能说,不能做,有着太多太多的限制,这天地不容他。

“我,是大成判官,他的儿子。”我指着被铁链锁着的那个人,淡淡地说。

它们让开了路。雪白的猿也醒了,看着我吼了一声,似乎是怪罪我来得太迟。

我瞬移过去,摸着雪猿的头,他很乖顺,一动不动,眼中有些委屈。

“好了,别委屈了。以后你就可以回归大自然了。”我坐在光滑的石台上,抚摸着它冰冷丝滑的毛发,安慰它。

“爸爸,我来看你了。”我起身单手扯断了那些铁链,带着昏睡的父亲闯出山洞,立身在茫茫雪原上。

身后,那些动物就一股脑全跑了出来,仰望着半空中的我和父亲。

“小峰,你,终究还是成了判官。”父亲从迷糊中醒来,状态似乎很不错。“二弟,看来你走了,是哥对不起你啊。”

天空中,一片阴霾,灰蒙蒙的。

父亲的痛,我懂……我的痛,也懂。知子莫如父,知父莫如子。

“你敌人天齐仁圣大帝呢?”

“埋骨月球了。”我有些苦涩,他虽然处处敌对我,想要我的命,毕竟血浓于水……提到他死亡,心里照样免不了一阵阵触动。

“这就是判官一脉的宿命,老天爷我白家阴阳判官一脉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为何要这样子对我们一家啊。”父亲抓着头发咆哮,

我没说话,静静地听着父亲咆哮……他是大成判官,但未曾证道成帝,和我有着很大的区别,差距。

我开始讲述我这些年的经历,把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父亲,把判官一脉源自北斗判官一族也给讲了,听到这里父亲叹了一口气!

“判官一脉,你知道宿命到底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回地面吧。我想在那里告诉你。”

刚落到地面,我就后悔这么听话了,父亲在快速地衰老,头发花白,胡子眉毛蹭蹭地冒出来,都拖在地上了。皮肤在迅速干枯,一块块老人斑,不不,不是老人斑,是尸斑,一块块青褐色的尸斑布满父亲的身体。

“爸。你不能死啊。”我撕心裂肺地吼着……

“我十八年前,离开你那时候就已经死了,现在想死也不行了。”父亲苦涩地说。

“判官一脉的宿命么?”我说。

“判官,魂葬三千青山……天地为棺,……葬一世身,经万载红尘……”

就在这个时候,茫茫横断山脉间响起了无尽幽怨的声音,像一首首哀歌,葬曲。

父亲身体抽搐了一下,双脚瞪了几下:“你成帝了吗?”

还没来得及我说话,他就这样子坐化了……化作一块石头,被白雪覆盖,立在了横断山脉上。

我起身了,看了一眼那些很多很多的隆起石堆,被白雪覆盖了,不需要弄开,我知道那不是石堆,是我的祖祖辈辈,一代一代的判官,一代一代,相传。

判官一脉,不源自北斗,源自横断山脉。

白魇,从横断山脉下山,认识了一个叫洛玲儿的人,结婚,生下了我。我的祖父也叫白魇,奶奶也叫洛玲儿……

我这个时候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