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手机阅读

孔少的追妻之路

作者:胡晓雪 | 分类:其他 | 字数:2.2万

10、大火疑点

书名:孔少的追妻之路 作者:胡晓雪 字数:2157 更新时间:2024-07-11 12:32:02

从孔家出来已经是大年初二了,沈念月想着今天街上一定有很多舞龙舞狮的队伍,所以提议在街上走一走。孔孟听后也同意了。

然后只见沈念月和孔孟在街上走着,欣赏着街边的无数美景。

沈念月与孔孟的相貌都十分出众,走着走着就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

“你看那两个人,长的真好看呀,真是天赐予的皮囊呀。”

“唉唉唉,还真是,女的清秀可人,男的一表人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呀。”

说着,也不忘朝沈念月和孔孟二人指指点点过去。

话音传到沈念月耳朵里,沈念月不禁羞红了脸,毕竟之前很少有人夸她长的好看呢。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孔氏大楼之下,只见气派的门口有很多人在聚集。

“江叔,这是怎么回事?”孔孟发问道。

“回先生,是9月12日的那场火灾的死难者家属们在聚集。他们不满意公司提出的赔偿款,就在这里聚众闹事。”

“赔偿款不够优厚吗?”

“不是的,先生,公司已经按照最高的赔偿款在赔偿了,但是仍然有人不满亲人离世,就把怒火迁怒到公司。”

“嗯,把赔偿款再涨一涨,见到钱,他们才会罢休。”

沈念月和孔孟一行人刚要走到孔氏大楼之下,就听到有人在喧哗。

“看,那就是孔氏的当家人,我们就找他,是他 害死了咱们的亲人的。我们要他以命抵命。”

“啊,我家当家的才四十多岁就这样去了,实在太可惜了。对,让他以命抵命。”

说着,只见一个中年妇女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急速的向前刺了出去。

但刀把没握稳,发生了偏离,便向沈念月刺去了。

孔孟见沈念月即将发生危险,就一个转身,护住了沈念月。但是,自己却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被刺的伤口处鲜血直喷,孔孟一阵疼,手护住伤口处,慢慢的倒了下去。

孔孟的保镖们见主人遇刺,急忙上前护住,把行刺的中年妇女抓个正着。

沈念月见孔孟遇刺,急忙上前检查孔孟的伤口。但是伤口直流血,血几乎是喷涌出来的,十分骇人。

“你没事吧,快快、送去医院。”说着就护住孔孟,不让他在受到二次伤害。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现场。急救人员很有经验的把孔孟抬上了救护车上。沈念月作为家属,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在救护车里,孔孟的唇角渐渐变紫,整个人也虚弱无比。

“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沈念月喃喃道,

不知为何,沈念月见孔孟受伤,心里也一阵发冷。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害怕孔孟也会像沈念月父亲一般离开

“月月,不要怕,我一定会没事的,你看看你有没有受伤,让医生检查一下吧。”

急救人员听到也赶忙给沈念月检查了一番,但是沈念月并没有受伤,平安无虞。

鲜血还是在哗哗流淌着,怎么止也止不住。沈念月不由的担心起来。

到了医院,孔孟被送到急救室里,血这才止住。

只是孔孟失血过多,急需有人给他献血。

孔孟是A型血,而沈念月也恰好也是A型血,就这样,沈念月给孔孟输了800ml血。

很快孔孟就从昏迷状态醒来。

见孔孟醒来,沈念月急忙上前给孔孟扶住一个好的姿势坐着。

江叔见孔孟醒来,也急忙叫医生来检查孔孟的各项生命体征。

所幸孔孟的各项生命体征均很正常,众人这才放心下来。

“多亏了小姐给先生输血,先生才能这么快苏醒过来呀。”

“是吗?是月月给我输的血吗?”

“是呀先生,小姐不顾自己的安危,坚持给你输800ml的血,先生才能这么快醒来呀。”

“这么说,我的血里不光有我的血了,还有月月的血了。我真的太幸福了。”孔孟刚恢复好,仍然虚弱的说着。

“你还没恢复完全,快别说这么多的话了。”

此时的沈念月端着一碗粥,喂给孔孟,孔孟顿时觉得幸福异常。觉得自己用心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回应了。

“来,喝粥。”说着,沈念月就拿粥喂给了孔孟。孔孟也听话的喝了下去。

病房里的气氛变得非常温馨与和谐。

喝完粥之后的孔孟问起来了行刺人的处理情况。

“都送给警察先生前去调查了。那名行刺人应该会受到很严厉的处罚。我们保留了追诉的权利。”

“嗯,这样处理很好。”

“大火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案件 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为什么还有人不满意调查结果?”沈念月发问道。

“有人怀疑大火不是一件意外事件,而是有人蓄意纵火。”江叔说道。

“啊,蓄意纵火?他们有证据证明有人蓄意纵火吗?”沈念月疑问。

“有人在火场发现了这枚戒指,这枚戒指上还沾满了汽油。有人怀疑就是戒指的主人在蓄意纵火。”江叔接着说。说着,便从身后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清楚的放着一枚精美的戒指。

孔孟看了一眼戒指,大吃一惊。

“如果单单发现戒指还不能证明什么,但是戒指上有汽油就显得很可疑了,汽油是易燃物,看来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此时的孔孟陷入了沉思中,他刚刚不发一语,就是在思考案件的由来。

“单凭戒指和汽油还证明不了什么,是你们多虑了。最近孔氏集团上市,有人蓄意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也说的过去,这些都是一些阴谋论罢了。”孔孟不以为然的说道。

沈念月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孔孟现在的身体状况极为虚弱,就不好再说了。

“月月,你先出去,我有些事情交代给江叔”

“好,你们先聊,我去看看医生那里后续还有什么治疗方案。”

说着,沈念月就出去了。

“继续查?”

“确定那枚戒指是在火场附近发现的吗?”

“确定,发现戒指的是建筑工人们的家属,他们不会说谎的。”

“那不用查了,此事我自有论断。”

“可是不查难以平众怒呀。”

“有的时候钱比真相更重要,追加建筑工人们的赔偿款到两倍,他们的子女由集团基金抚养到成年。”

“好,我这就去办。”